最新新闻

请求株洲市天元区督促落实马家河镇浅塘村历经多次求助仍未处理的

时间:2022-02-16 20:18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  
内容摘要:我是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马家河镇浅塘村村民代表黄怀玉。因我村有以下多处问题,经多次求助与投诉仍未解决。向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中央各部委、省长信箱求助,并且得到了相应的答复意见,而我们地方政府一直置之不理、或者互相推诿,使我的诉求始终得不到有...

  我是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区马家河镇浅塘村村民代表黄怀玉。因我村有以下多处问题,经多次求助与投诉仍未解决。向国家投诉受理办公室、中央各部委、省长信箱求助,并且得到了相应的答复意见,而我们地方政府一直置之不理、或者互相推诿,使我的诉求始终得不到有效的解决。今再次特呈此报告,请求上级领导认真调查了解并督促彻底解决我的诉求。

  一、1994年株洲市供销大厦在我村征地,以王顺泉为首的村干部暗箱操作,对方实付给征地款120多万元,而村上财务帐显示为8万多元(其中3万多元已分到组)。组织部、三查纠纷办写信要求分配给六斗坪组17600元征收款,但村长王顺泉以权仗势,拒不发放给村民,而是私分集体征收巨款,此举引起极大民愤。为了此事我们多次上访,当时的马家河乡国土所负责人包应平因牵涉到此事被检察院关了四个月,放出后继续做官。检察院要抓我们浅塘村的村干部时,当时的天元区纪委书记涂梅生从中阻扰,以致此事不了了之,这些村干部至今逍遥法外。为此我强烈要求上级部门认线万元征地款的具体去向,严惩挪用、私分集体征收巨款的首犯。

  二、1994年王顺泉伪造了( 1982)县政发山林字第 0004320号山林所有权证,将这块山林地划归全村集体所有。却又将这块地以浅塘组、黄泥塘两个组的名义租给了株洲市大坪建筑公司莲花预制构件厂,并与之签订了一份土地租赁协议,期限为二十年。平均每亩1200元/年的租金全部由浅塘组、黄泥塘两个组分得,而我们六斗坪组没份。浅塘村下属甘冲组、黄泥塘组、浅塘组在征地时分了钱,本身甘冲组就是不应该分的,但因为王顺泉住在甘冲组,又是村长,他利用职权分了钱,并且多次分得征收补偿款数万元。2011年9月,黄泥塘组、浅塘组两组又共分补偿款20多万元,唯独六斗坪组没有分得补偿款。我认为这极不公平,因为我们浅塘村这么多组,唯独只有我们六斗坪组有这个山岭的产权证,却没有分到这片山岭的补偿款。上访后,上级下达(1994) 43号文件和县法院判决书及区、镇、市信访复查复核委员会的处理文件等,但他们拒不执行,目无党纪国法,引起极大的民愤。我强烈要求上级部门澄清山林权属问题,使山林物归原主。

  三、为了查明村上征收巨款的去向,浅塘村推举我父亲黄志存为村民代表,负责调查此事。1994年7月20日上午11时45分左右,马家河乡人大主席肖松青及村长王顺泉和几名县、乡干部,将我父亲带到马家河乡政府,说是调查村上征收巨款的去向问题。两个多小时后,村长王顺泉通知我家里人,说“老黄不行了,准备后事。”据事后调查了解,是肖松青用电棒毒打过我父亲,我父亲的脚上、头部、耳朵等处到处都有被打的伤痕。但我们到医院查看医生检查记录遭拒绝,照的X光片也拒绝给我。我父亲死后一百天,株洲县政府派出50多台汽车抓捕我两个哥哥和嫂子,多次殴打,拘留我的哥哥嫂子,还抓了他们游街示众,进行人身侮辱。我母亲为此事常年上访,精神受到了强烈的刺激,现在早已变得神智不清了,以致常年需要人照顾。我父亲不明不白的惨死,至今没有一个说法;毒打我父亲的首犯肖松青很快又调往异地任职,至今仍逍遥法外。我上访多年,其结果最后都是交地方处理(即乡、村两级处理),而我们乡、村两级由于此事牵涉到方方面面的厉害关系,是不可能给我一个公正的处理结果的。去年一些有正义感的人士将我家的遭遇发布到中国法制维权网、湖南日报报业集团、社会舆论监督网、红网,引起了社会各方面的广泛关注。在社区舆论的压力下,2011年7月份马家河政府给予我母亲梁慈珍20000元大病救助和特困补助,以后马家河政府就以我母亲得了20000元钱,事情已了结为由,把二者混为一谈,对问题不作任何处理。为此,我强烈恳求上级领导尽快如实查清我父亲的死因,严惩杀人凶手。